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历史田横

永远的田横岛 

    

    一个阴霾寒冷的冬日,我随集体活动来到了田横岛。因风大浪急,轮渡停航,竟有幸在岛上住了3天。小岛正是荒凉时节。没有浅薄的桃红柳绿,没有浮躁的熙熙攘攘,没有奢靡的轻歌曼舞,也没有什么人造的所谓宏伟景观,只有风如刀,涛如诉

,夜如漆,还有那高高的田横石像在默默地看着大海潮起潮落。倘若是游玩别的风景区,这个季节、这种天气是很不相宜的。可对于田横岛,那种苍凉的味道,那种寂寥的感觉,却是极为贴切的。我觉得,轻浮的“游玩”一词简直是对田横岛的亵渎,因为田横岛是英雄之岛,是气节之岛,是精神之岛,是应该用一颗景仰的心来仔细阅读的。

    3天里,我像一名恪尽职守的戍岛巡警,几乎走遍了这个有1.46平方公里小岛的角角落落。在冷清清的五百义士墓前,在黑黢黢的礁石上,在阴沉沉的松林里,努力追思拼构2200多年前,田横及五百义士用霜刃冷血绘就的壮烈画面,探究刘邦以王者礼葬之,司马迁、韩愈、徐悲鸿这些大师们为之作传作文作画的原因。

    

    田横的意义似乎注定不在于沙场驰骋,也不在于当上齐王称霸一方。

    话说田横辅佐其侄田广平定齐国三年的时候,刘邦派郦食其来了。郦食其是个很有见识的读书人,人谓“狂生”。起初做很卑贱的里监门吏,后来自荐做了刘邦的说客,来往于诸侯之间,“结言通使,约怀诸侯”,还推荐弟弟郦商带领人马随从刘邦作战。郦食其来到齐国后,向齐王田广详细分析了当时大局,明确指出汉王刘邦一统天下已成定局,劝齐归汉,齐王答应了。当时田横虽为相国,但“专国政,政无巨细皆断于相。”(《史记·田儋列传》)所以可以肯定地说,此时归顺刘邦,田横也是同意的。于是齐国撤除了历下城田解率领的防御汉军的二十万人马战备。

    需要说明的是,齐国君臣之所以答应归顺汉王,绝不是因为自身不堪一击。恰恰相反,齐国此时尚有相当强的实力,起码有能力和汉、楚抗衡一个时期。这可以从郦食其来齐国前对刘邦的建议看出来,他说:“今田广据千里之齐,田解将二十万之众,军于历城。诸田宗强……足下虽遣数十万师,未可以岁月破也。”(《史记·郦生陆贾列传》)在这个基础上,田横叔侄很痛快地答应归顺刘邦,说明他们善于审时度势,能够把握大局。

    如果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齐国顺应大势,与汉王化干戈为玉帛,齐国百姓免除战乱之苦,安居乐业,多好的一件事情!田横、田广恐怕也是这样想的,于是齐国君臣和汉王的说客纵酒狂欢。

    历史有时候却像在跟人们开玩笑。韩信本来是在郦食其之前奉刘邦之命去攻打齐国的,已到达平原县黄河口,听到郦食其已经说服齐王的消息,想按兵不动了(此时如果刘邦和韩信都有手机该多好)。这时却跳出一个人来,名叫蒯通,韩信手下的一个谋士,此人后来多次劝韩信造反自立为王。他鼓动本来就好大喜功的韩信:郦食其只是一介书生,凭三寸不烂之舌竟然使齐国七十多座城池不战而降;将军您率领几万大军,一年多才攻下赵国五十多个城池,难道不如一个小小书生的功劳吗?韩大将军听了,心里自然不是味道,下令继续前进,渡过黄河,偷袭历下城!

    于是悲剧发生了:田广、田横以为郦食其欺骗出卖了齐国,就把他给活活烹煮了!悲剧难道仅仅是郦生做了蒯通之计的屈死鬼吗?田横归汉的大门也给堵死了!

    于是两家就接着打,韩信杀田广,平齐国,反被刘邦封为齐王。田横在田广死后自立为齐王,孤军奋战曾一度收复了泰山以东的失地,但此时的田氏齐国已经名存实亡了。

    一年多后的公元前206年,楚汉战争结束,刘邦灭项羽,昔日赊酒的泗水亭长当上了至高无上的皇帝。而田横带领部属门下500多人,躲避到了今日的田横岛。

    

    据《即墨县志》记载:“田横岛,县东百里海中,去岸二十五里。”田横岛是一座孤岛,人迹罕至,即便是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小岛也略显荒凉。可以想象,当田横来到岛上的时候,恐怕只有几家土民,一片荒草,数棵野树,还有那千古依旧的寂寞涛声吧?登上小岛的那一刹那间,我似乎品味到了英雄末路的无奈和凄凉。

    但英雄毕竟是英雄。即便是当了皇帝的刘邦也不敢忘记避身荒岛的田横。因为他心里明白,田横兄弟本来已经平定齐国,齐国的贤能之士多归附他,如果放在海岛上不收揽的话,说不定以后会怎样呢!于是派使者赦免田横的罪,召其到洛阳。田横辞谢了,理由是自己曾经误杀了郦食其,而其弟郦商正在刘邦手下任职,去了恐怕难以和睦相处。只请求留在岛上作一个平常的百姓。刘邦听了使者的汇报后,召来了郦商警告说,齐王田横即将到来,谁敢动他,犯灭族之罪!接着第二次派使者召田横并把有关情况告诉他。这次威胁和利诱都有了:“田横来,大者王,小者侯耳;不来,且举兵加诛焉。”(《史记·田儋列传》)乍当皇帝的亭长,正威风得很,是不会像他的后辈刘备那样有耐心三顾茅庐的。

    为了保全岛上的五百部属,田横这次没有拒绝,带着两名门客向汉都洛阳而来。

    史书上没有记载田横动身在哪个时节,为什么我却老觉得就是在这样一个北风萧萧、青雪飘飘的冬日?也许是因为春柳太柔软了吧?也许是夏蝉太聒噪了吧?也许是秋月太圆满了吧?惟有这“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境地,才能容纳得了那天地为之震悚、万物为之屏息的情节!田横迈向洛阳的这一步,迈出了一个霜雪气节,迈出了一个千古忠义,迈出了一个失败的大丈夫!

    离洛阳还有三十里的时候,田横停下了脚步。

    他对两门客说:我田横当年和刘邦都是南面称王的人物,如今他贵为天子,而我是亡国俘虏,北面称臣是很大的耻辱。更何况我误烹郦商之兄,现在却要和他并肩共事一主,即便是他害怕刘邦不敢动我,我内心也很惭愧。再说,刘邦召我,只不过是想看看我的模样。现在,这里离洛阳只有三十里了,你们拿着我的人头快马加鞭赶到那里,他还能看清我的样子。

    说罢,不顾两门客哭劝,遥拜齐国山河,悲歌:“大义在天,守信覆地,人生宜适志耳!”歌罢慨然拔剑自刎。

    两门客把头送给刘邦后,在田横墓旁自掘墓坑自刎。

    留在岛上的五百部属得悉后,为田横立衣冠冢,哀唱《薤露》、《蒿里》,集体挥刀自刎。

    要知道,在那个群雄逐鹿的年代,战争局势风云变幻,一个想出人头地的人“朝秦暮楚”似乎是很平常的事。如韩信先从项羽,后随刘邦;再如那个蒯通,刘邦知道是他教唆韩信造反时,欲烹之,蒯通竟以盗跖之狗自比(“跖之狗吠尧,尧非不仁,狗因吠非其主”(《史记·淮阴侯列传》),刘邦也就免了他的罪。

    而田横毕竟是田横,没有做那—般人认为可以容忍的事。他只是想:耻为汉臣,愧对郦弟。一个“耻”字,一个“愧”,字,还有一个“信”字,一个“义”字,使他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中的宝剑!

    两门客也没有那样做,尽管汉王已经封他们为都尉。

    岛上五百部属也没有那样做,尽管汉王已派使者接收他们。

    田横挥剑的那一刻,两门客挥刀的那一刻,五百部属挥刀的那一刻,让一切有气节的人感动了!司马迁感动了:“田横之高节,宾客慕义而从横死,岂非至贤!”韩愈感动了:“自古死者非一,夫子至今有耿光。”(《祭田横墓文》)徐悲鸿感动了,于是便有了震人心魄巨幅油画《田横五百义士》。老百姓感动了,给田横立了庙,祖祖辈辈把这岛叫作“田横岛”。

    

    闻知田横自杀,其门人哀而作悲歌两首。其一名为《薤露》:“薤上露,何易唏。露唏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其二名为《蒿里》:“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少踟蹰。”西汉精通音律的宫廷乐师李延年为之配曲,并规定在举行殡葬仪式的时候,《薤露》用来送王公贵人,《蒿里》用来送士大夫庶人,使挽扶灵柩者歌之。后代挽歌即起源于此。

    临出岛的那天傍晚,我又来到小岛西南端的高处。放眼望去,只见水天茫茫,残阳如血,群山肃穆。耳边松涛悲鸣,海浪呜咽。也许,这就是《薤露》、《蒿里》悲哀的旋律吧?此情此景,使我想起了南宋大词人辛弃疾为大学者朱熹写的挽文:“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这挽文用在田横及五百义士身上,不是同样很恰当吗?

    (作者:吕金虎 摘自青岛新闻网:http://www.qingdaonews.com/content/2004-05/11/content_3108790.htm

 

 

 

卡斯特网络:博彩通 www.tyc05.com、博彩网 www.tyc48.com、澳门博彩公司 www.amylc88.com、足球博彩 www.amtyc88.com、博彩网站 www.xtyc678.com、博彩技巧www.flbdcylc.com、博彩论坛 www.tyczx.com、澳门博彩 www.tyc02.com、澳门博彩网站 www.xflbylc.com、博彩公司评级 www.tyc161.com

图游田横

自驾游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