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景区活动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的画里玄机和背后故事 

  徐悲鸿(1895年—1953年),20世纪中国美术的先驱,是功垂后世、影响深远的艺术巨匠和一代宗师,也是位不折不扣的爱国主义者。曾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在国画、油画、素描上都有卓越成就,画马尤为出名。
 
 《田横五百士》是他的一幅爱国题材的成名作、也是国家一级文物,这幅作品不只是一幅简简单单的爱国画,其中还暗藏了他与妻子的爱恨情仇!
 
 《田横五百士》长349厘米,宽197厘米,布面油画,取材于《史记》,是徐悲鸿的成名巨作。画面选取了田横与五百壮士诀别的场面,描绘的就是田横去京城前与其他人告别的场景。画中身穿红袍的男人是田横,他面容肃穆地拱手向岛上的壮士们告别,在那双炯炯的眼睛里没有凄惋、悲伤,而是闪着凝重、坚毅、自信的光芒。
 
  从细节图可看出,壮士中有人沉默,有人忧伤,也有人以为他会妥协,表示出了无比的愤怒,并反对他离去。那個瘸了腿、正在急急向前的人,好像要阻止田横,不让他去洛阳。
 
  这幅巨大的历史画渗透着一种悲壮气概,撼人心魄,整鞍待发的马匹扭动着头颈,浓重的白云沉郁地低垂着,给人一种肃穆而不安的感觉。
 
  徐悲鸿创作此画时,中国还处于一片社会黑暗之中, 据徐悲鸿的女儿徐静斐回忆:“父作此画时,正是日寇入侵,蒋介石妥协不抵抗,许多人媚敌求荣之时。”一向关注生活、关注社会的徐悲鸿面对这样的现状,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他决定借历史画来表达了他对社会正义的呼唤,想通过田横故事,歌颂宁死不屈的精神,歌颂中国人民自古以来所尊崇的“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品质,以激励广大人民抗击日寇。
 
  徐悲鸿的这份爱国赤子心,犹如黑夜中的闪电划亮天际,透出了黎明的曙光,此画一经发表,便引起了众多关注,在当时很大程度起到了鼓舞国民之士气的作用,也成为了徐悲鸿当之无愧的成名之作。
  关于此画,还藏有一个非常大的玄机,那便是人物的脸。不难发现那个穿黄色衣服注视着田横的男子,便是徐悲鸿自己,而人群右下角仰视着田横、眼神满含哀婉凄凉的少妇和孩子,和画家的妻子蒋碧微和儿子,简直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
 
  对此,有人就向徐悲鸿证实,徐悲鸿坦言:自己崇尚五百士的气节,就把自己也画进去了,借此也表达了自己不畏强暴的正义感。而一旁的妻儿的出现,我们则需要结合画家当时的生活背景去解释了。
 《田横五百士》创作历时两年,妻子蒋碧微曾为画闹离婚!
  这幅高一百九十八厘米、宽三百五十五厘米的大画,于1928年开始创作,1930年完成,历时两年多!而期间的徐悲鸿的经历,更是莫大地艰难!
  1928年,徐悲鸿去了好友田汉在上海筹办的南国艺术学院的美术系当系主任,由于经费困难,全院没有一个职工,大小事务全由师生解决。当时,徐悲鸿所住的房子太窄,他便索性将自己的美术书籍、图片、画具统统搬进了学校画室,在艰苦的教学条件下,他便开始了这幅巨幅油画《田横五百士》的创作和构思。
  可刚开始构思不久,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也邀请徐悲鸿担任教授,因校方盛情难却,也为了养家糊口,徐悲鸿以不辞去“南国”教职的条件,接受了中央大学的聘请。就这样,徐悲鸿在创作《田横五百士》期间,大量时间都在南京、上海两地奔波,可他却并未因此停止绘画,如此旺盛的精力,叫旁人惊叹不已。
  年轻的徐悲鸿意气风发,可他在妻子眼中却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当时徐悲鸿与妻子蒋碧微的家在上海,一天清晨,徐悲鸿正准备乘早车赶往南京,却被妻子拦住了,蒋碧微埋怨道:“你回上海半个月,就没有一天待在家里,整天都在南国学院,你简直把南国当成了家,把家当成了旅馆!”徐悲鸿急切地想解释,便说这种大画无法在家完成,会分心,希望妻子能理解,但蒋碧微根本不理会丈夫的心情,气呼呼地责问道:“你不会画轻松一点的东西,像现在一些时髦的画家一样,画点香蕉、苹果之类的静物画?”当时的徐悲鸿深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便把自己关心国家的心情以及创作这幅画作的初衷向蒋碧微倾诉了一遍,可还是不得妻子理解,蒋碧微甚至勒令他立即离开南国,停止作画。待无可奈何的徐悲鸿上车离开上海后,蒋碧微便怒气冲冲地雇了辆车去了“南国”,为阻止丈夫继续画这幅画,他把徐悲鸿画室中的书籍、字画、画具全都带走了。半月后,徐悲鸿从南京回到上海,才知道这一切,顿感难受,于是几乎对妻子叫喊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干预我的工作!怒火正烧的蒋碧微,面对丈夫的指责,盛气凌人地说到:“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就离开南国!要就离婚!”面对妻子的威胁,徐悲鸿有些不忍,便做出了一个艰难地决定——离开南国学院,去南京定居。
  离开南国后,徐悲鸿没放弃他的《田横五百士》,回到南京,除了教课,他仍以饱满的激情继续创作这幅被注入了满满精力的画。可家庭的不宁,依然影响着他的心绪。当时徐悲鸿已有一儿一女,但他与蒋碧微的感情还是面临着很多矛盾。一天,徐悲鸿用三十元稿费买来了一块鸡血石印章,回家刚想和妻子分享自己的喜悦,不料却引来了妻子的不满:蒋碧微嫌徐悲鸿又乱花钱、不顾家,便一把夺过印章,向痰盂狠狠地扔去,印章被摔破了一角。第二天,蒋碧微甚至像报复似地,以三十元的价格,定下了一件旗袍,她想以要丈夫永远记住她的不满与愤怒……
  就在这样的痛苦与失意中,徐悲鸿却以惊人的毅力,于1930年完成了这幅《田横五百士》,实为爱国至深、爱画至痴。而在这幅画里的这一细小的人物安排,其实也寄托了那时徐悲鸿对家人能支持自己的殷切期盼,以及生死同在的深刻情意,也隐含了徐悲鸿,对于这段爱情婚姻的美好愿望。可正因为他的这种痴迷,也让徐蒋夫妻间的矛盾再度升级,却也为两人婚姻的惨淡收场埋下了伏笔。
                   徐悲鸿画中的自己与蒋碧薇的蜜月时光。
 

图游田横

自驾游路线